首頁>檢索頁>當前

銳評

“緊箍咒”不能只念給學校和教師

發布時間:2020-01-17 作者:張學炬 來源:中國教師報

日前,河北省教育廳公布《河北省學校安全事故處置辦法》,規定學校安全事故糾紛協商、調解和訴訟過程中,杜絕不顧原則的“花錢買平安”“大鬧大賠”“小鬧小賠”現象。責任認定前,學校不得超過規定的限額賠錢息事。

“不許”“不能”“不應”成了許多法律法規限制學校和教師行為的通用語、口頭禪。固然,這是保障學校依法治校、依法執教的需要,不能說不對。但在家校矛盾糾紛中,涉事雙方的家長不該做什么、不能做什么,否則要接受哪些處罰必須清清楚楚,才能有效約束他們的行為,也應納入相關法律法規。唯有如此,才能顯示法律的對等關系,為家長的野蠻行為套上必要的“轡頭”,才能為公平說事、論理創設一個安寧的法治環境。

以《河北省學校安全事故處置辦法》的規定來說明,對于受傷學生、傷亡學生家長或監護人提出經濟補償要求的,學校應當本著人道主義原則先行與其協商,確定補償金額。金額限定在一人5萬元以內,如不能達成一致意見,應當通過校外人民調解、行政調解、訴訟等方式解決。事實上,家校能夠就賠償金額達成一致的并不多,學校一旦不能滿足家長的要求,“校鬧”可能隨時發生,不僅干擾學校正常的教育教學秩序,甚至危及學校師生的生命安全。對此,法律法規如果沒有明確的限制條文,“校鬧”可能會一如既往,甚至因為有了賠償金額的法律規定,會變本加厲。單一的限制一方的處置辦法,有可能于事無補。

理想的狀態是不論學校有多大過錯,該承擔多少責任,家長都不應該去學校“鬧事”。有事談事,有理說理。說不通、談不來,再交給上級部門成立的“調解委員會”處置,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該怎么辦就怎么辦。否則,只要有人干擾學校的教育教學秩序,法律應予以嚴懲。

治理“校鬧”要有一個合理合法的程序。誰來治?如何治?一定要厘清責任。如果各部門互相推諉,誰都能管,結果誰都不管,會進一步助長鬧者的囂張氣焰,給學校和教師帶來嚴重傷害。

至于賠償金額5萬元以內可以由學校做主,也是一個很寬泛的概念。不同的傷害如何確定賠償標準?傷害程度誰來鑒定,如何鑒定?而且這個數字對于大學校來說可能無足輕重,但對于普通小學校來說可能就是一年的財政補貼。一旦都賠進去,正常的教育教學秩序難以得到保障。輕微的學生傷害不足以移交“人民調解委員會”,“鍋”還是只能由學校來背,由教師來背。如此一來,法律條文豈不是成了一紙空文。

當然,辦法出臺的初衷是好的,試圖以立法的形式為學校發展保駕護航,但條文的規定還有許多需要進一步完善的地方。另外,還應繼續出臺一些必要的輔助措施,“緊箍咒”不能一味地念給學校和教師,該念給家長的還是要念。

(作者單位系山東省鄒城市中心店鎮老營小學)

《中國教師報》2020年01月15日第3版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n183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插妹妹a片_日本成人A片_黄色无码AV电影_成年人电影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