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檢索頁>當前

關于大學文化傳播的幾點思考

發布時間:2020-01-15 作者:蔡勁松 劉建新 來源:《北京教育》雜志

摘 要:大學文化傳播是關涉大學文化傳承創新系統及其運行規律、管理效度、傳播效應、輻射影響等的范疇體系。當下,針對大學文化“軟實力”與高等教育的跨越發展不相匹配、大學文化的創造力和傳播力不強、大學文化的價值塑造和社會引領性不夠等問題,應從大學精神的凝練與拓展、核心價值的傳遞與引領、社會責任的承載與擔當等方面,深化對大學文化傳播的認知,使其成為高校“雙一流”建設的重要內涵和自覺選擇。

關鍵詞:大學文化;文化傳播;社會責任

大學文化傳播的研究價值與內涵

新中國成立70年來,我國高等教育取得了巨大成就,逐漸積淀形成了中國特色的大學文化傳承創新體系。歷史地看,文化不僅是我國大學賴以生存和發展的精神支撐,更是一所大學與生俱來的“品格”與“基因”。這種品格與基因不是一天造就的,它每天都處于積淀、傳承和創新中。文化傳承、文化創新、文化傳播,是大學發展中不可分割的整體文化品格,它們根植于大學的辦學歷程,沉浸于大學的基本精神和發展脈絡,不僅具有原發性、批判性、繼承性,而且也具有延續性、創造性、傳播性。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高校無論自身的改革發展,還是大學文化傳承創新,都日益處于一個更加嚴峻的全球化、多極化國際、國內大環境之中。大學文化理論及實踐諸多重要議題,不僅是拘囿于高校自身發展的要素,也不僅是一般意義上的學術話題,更是一個關涉國家高等教育發展、社會文化構建、世界文明交流進程中不可或缺的重要領域。對于當代中國高校而言,在世界文明的多樣性和互鑒中積極承擔高等教育不可替代的角色,特別是發揮大學文化傳承、文化創新、文化傳播的多重價值與作用,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系統地發掘、拓展大學文化的內涵與外延,提升大學的文化品格,發揮大學文化傳播的作用,是高校承擔人才培養、知識創新和社會服務等職能的需要,也是大學文化多樣性發展、大學自身文化本質訴求及實現自我超越的需要。

眾所周知,傳播學發端于20世紀二三十年代的美國,在近百年的學科發展中逐漸成為社會學、人類學、文化學研究極其重要的分支。傳播學的研究對象以人類社會信息傳播活動為主,涉及人的傳播行為和傳播過程發生、發展的規律,以及傳播與人與社會的關系等核心問題。文化傳播學作為一門交叉學科,其興起時間并不長,目前尚缺乏具有科學性、系統性的研究成果,學界的研究也未形成統一的見解。例如:居延安(1986年)基于文化本質、文化載體、文化意義的背景,以及大眾傳播和大眾文化問題的深層剖析,將文化與傳播視為同一的東西:文化即傳播,傳播即文化;[1]周鴻鐸(2005年)從文化和文化傳播的基礎、背景及比較研究方法出發,提出文化傳播學是應用傳播學的核心學科之一,把文化傳播學定義為“研究社會文化信息系統及其運行規律的科學”。[2]在筆者看來,文化傳播既離不開文化學與傳播學的學理基石,也不能脫離公共管理的融合視域與策略路徑,文化傳播學的研究對象,既不能是單一的“文化”,也不能是獨立的“傳播”,而應是“文化+傳播”,乃至“文化+傳播+管理”的多維疊重。本質上,文化傳播學是研究人類文化傳播現象及其規律的科學。同時,它是在研究社會文化信息系統及其規律、文化傳播現象及其運行管理規律之基礎上,融合文化傳播與文化管理的新興交叉學科。

因此,大學文化傳播是關涉大學文化傳承創新系統及其運行規律、管理效度、傳播效應、輻射影響等的范疇體系。從學理的維度看,大學文化傳播涉及大學文化的傳播要素與內容、傳播主體與受眾、傳播載體與途徑等的領域,應將研究重點投射到大學組織、大學人基于大學文化傳承創新特別是傳播過程中的主體行為、相互關系及相互影響;從應用的角度看,大學文化傳播是透過一定的媒介,在大學發展變遷過程中文化建設實踐的輻射與影響,并以此為滿足大學人文化精神需求、豐富社會文化供給需要、引領時代文化價值趨向而提供的一種重要方法和途徑。

大學文化傳播的中國實踐:成就與問題

文化能使人的理想價值得到充分體現,大學文化傳承創新,是能使大學及大學人的理想價值訴諸現實的一種基本精神、理念及實踐體系,它不僅僅是理論層面的論“道”,更是實踐建設層面的明德有為、知行合一。[3]在這個意義上,大學文化傳播可以使一所大學的學術、科研與人才培養優勢內化為一種文化優勢、文化精神與文化品格,并進一步外化為大學校園、社區社群乃至更廣泛的社會區域的人文氛圍、價值導引和精神向度,可以將大學智慧輻射至更廣泛的社會公眾中,轉化為群體智慧、社會智慧乃至人類智慧。

近年來,中國高校自覺將大學文化傳承創新提升到促進中華文明與世界文明交流互鑒的高度,在建設維度、傳播效度等層面取得了較大進展。一是在傳承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推動社會主義先進文化建設方面,取得顯著成效;二是在不斷增強文化自信,發掘中華文明文化的內涵與力量,通過高等教育實踐增進中外合作交流等方面,產生較大的國際文化傳播影響力;三是在涵養師生認同的優秀教風、學風、校風,拓展文化視野和文化創新能力等方面,初步發揮特色鮮明的大學文化的社會引領作用。

當然,應當看到,伴隨著全球化程度加深、社會復雜性增加、高等教育競爭日趨激烈,文化傳播視域下的大學文化建設也存在一些明顯不足,有以下三個方面的問題亟待解決:

第一,大學文化“軟實力”與高等教育的跨越發展不相匹配。改革開放四十多年來,我國高等教育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實現了量變到質變的跨越式發展。與此同時,大學文化在高等教育發展中的重要性被逐漸廣泛認知,文化傳承創新作為大學的第四項重要職能被擺在更加突出的位置。但是,由于大學改革建設的復雜性、長期性和艱巨性,我國大學文化建設還存在系統性不夠強、思想內力的涵養和精神內核的凝練不夠深、層次性特色性不夠鮮明等缺陷,還存在大學精神文化、制度文化、物質文化、行為文化等發展維度不均衡甚至失衡等現象,還存在大學文化對學科建設、人才培養、學術研究等核心功能的推動力不足等缺憾,導致我國大學文化發展的“軟實力”現狀和高等教育改革的“硬實力”發展不相匹配。

第二,大學文化的創造力和傳播力不強。“雙一流”大學建設的關鍵在于創新,包括文化創新、理念創新、教學創新、科技創新、機制創新等,而上述創新又是以文化創新為基礎和前提。因為大學的創新性,是由大學的組織形式和文化屬性決定的。反思近年來我國大學的文化建設實踐,可以說不少高校并未真正意識到一流大學建設的根本性動力在于自身文化的創造力,以及由此“裂變”的文化傳播力。某些高校的文化發展缺乏基本的創新精神,常流于“復制”“模仿”或“趨同”的狀態,大學建設中出現的普遍浮躁以及對各種數據、指標、排行的過度追逐,限制甚至一定程度消解了大學的文化屬性,導致其創造力和傳播力明顯不足。

第三,大學文化的價值塑造和社會引領性不夠。大學作為社會特殊的創新型文化組織,理應對社會發展提供精神價值引領,提供社會公共文化服務支撐。但近些年,我國高校在研究闡發優秀文化、塑造傳承核心價值以及文化傳播交流等方面,還缺乏能動性和主動性,大學文化自信相對匱乏,大學文化的影響力遠不如人才培養、科技創新的影響力。在當下社會文化價值訴求混亂模糊的形勢下,大學精神文化價值作為社會主流價值的塑造性、導向性不強,在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方面的引領性作用發揮不夠,需要進一步挖掘大學文化的精神內涵,強化大學文化的價值塑造和社會引領底色。

提升大學文化傳播力的著力點

在“雙一流”大學建設進程中,深化對大學文化特別是大學文化傳播的認知,不僅是增強一流學科和一流大學建設的原動力的需要,也是大學本質內核與價值追求綜合提升的需要,更是凸顯大學的社會責任、引領社會文化發展的需要。在筆者看來,當下我國大學文化傳播應尤其注重以下三個方面:

第一,大學精神的凝練與拓展。大學文化傳播的核心,實質是大學精神的凝練、拓展與傳播。大學精神是大學區別于其他社會組織所特有的相對穩定的群體心理定勢和精神狀態,它體現著大學人的理想,代表著大學自身的價值、觀念和立場,在引領大學發展的同時,實現自身的傳承與再造。大學精神是大學發展中積淀形成的精神文明成果,具有崇尚人文、繼承創新、自由獨立、追求真知等基本內涵,是一所大學教育理念與使命的高度概括、集中凝練和顯著標志。因此,當下我國大學文化傳播應突出大學精神的凝練、塑造與拓展,發揮大學在文化勢能上的優勢,弘揚批判精神和學術創新的傳統,總結提煉出符合先進文化發展方向、具有鮮明新時代特征的大學精神、辦學理念與治學文化,促進傳播內涵深化、傳播效果提升、輻射影響增強,在社會文化構建中發揮不可替代的示范作用。

第二,核心價值的傳遞與引領。許多世界一流大學,如哈佛大學、斯坦福大學、杜克大學等高校,都在其辦學使命中強調價值觀、道德、倫理的挑戰和社會正義等問題,明確將培養學生的責任價值作為大學教育的重要成果,提出了一個更加廣泛的趨勢:價值觀、道德和品格,將成為大學辦學更加突出的目標和主題。[4]事實上,當大學出現以來,知識的研究、傳承、融合、創新,使得大學的創新屬性與大學發展、社會發展的關系更加緊密。在大學的組織結構和傳播體系中,大學文化所代表的就不僅僅局限于學術創新與人才培養本身,它更是社會現實需要的力量不斷增強、人的自我發展需求越來越高漲的內在體現。因此,大學的核心價值傳遞與引領就是大學發展的內在邏輯與必然結果,亦是大學文化傳播的重要使命與范疇之一。

第三,社會責任的承載與擔當。大學的社會責任擔當,既體現為大學致力于培養具有高度社會責任感的高素質人才,也反映為大學作為社會機構和組織主體直接參與社會文化構建、擔負社會建設職能的使命。2004年11月,美國學院及大學協會(AAC&U)曾發起成立一個全國性的教育研究小組評估大學教育及其作用,強調越來越多的大學將個人和社會責任的培養視為大學教育的目標,并得出兩個相關結論:一是高等教育必須更加明確和廣泛地強調個人和社會責任的發展,將其作為自由教育的核心成果;二是可以并應當對這些成果進行強有力的評估,尤其是自由教育應實現追求卓越、正直行事、貢獻社會、承擔義務、傳遞價值五方面的具體目標。[5]當下,充分發揮我國大學文化傳播的社會責任作用,一方面,應著重以文化育人為手段,發揮線上線下課堂講座以及博物館、藝術館、體育館、音樂廳等文化場館的作用,建設師生校友和社會公眾共享的開放式文化校園,培育更多具有社會責任感的優秀人才;另一方面,應當突出強調我國高校在時代進步的潮流中,更多地承擔社會文化構建和公共文化服務的職能,特別是擔負優秀文化傳承、核心價值引領、文化基因耕種、文明成果傳播的使命,使大學文化傳播成為中國高校“雙一流”建設的重要內涵和自覺選擇。(作者:蔡勁松 劉建新,單位:北京航空航天大學人文與社會科學高等研究院)

參考文獻:

[1]居延安.關于文化傳播學的幾個問題[J].復旦學報(社會科學版),1986(3):49-55.

[2]周鴻鐸.文化傳播學通論[M].北京:中國紡織出版社,2005.

[3]張力瑋.文化傳承創新:高校“雙一流”建設的活力所在—訪北京航空航天大學人文與社會科學高等研究院院長蔡勁松[J].世界教育信息,2019,32(4):33-38,58.

[4][5] Hersh R H, Schneider C G. Fostering Personal & Social Responsibility on College & University Campuses[J].Liberal Education,2005, 91(3):6-13.

《北京教育》雜志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n183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插妹妹a片_日本成人A片_黄色无码AV电影_成年人电影网站